惊人发现:大师达利作品75%竟是伪作


惊人发现:大师达利作品75%竟是伪作

2008年6月26日 来源:新华网书画


  近日,斯坦·劳瑞森斯(Stan Lauryssens)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出现在他的新书《达利与我》的发布现场,声称达利的作品有75%都是伪作,他还提到达利靠助手帮助其完成作品。作者透露了一个惊天秘密,揭开了商业阴谋的黑幕,这种黑幕甚至是世界艺术界繁荣背后的潜规则。该书已率先在台湾出版中译本,名为《达利的666个签名》。本书的美国版将于今年7月8日在美国发行。

    记者以电子邮件的形式专访了该书的作者斯坦·劳瑞森斯。据作者本人透露,该书的内地版本近期即将出版。

  达利:贪财、爱妻、深谙炒作之道的“疯子”

    达利是第二代超现实主义画家的最重要代表,其最著名的绘画语言是将反物理学常规的现象和梦境结合起来,最为人们熟悉的就是画面上软塌塌面饼似的钟表符号。

 达利1904年5月11日出生于西班牙的菲格拉斯城,1989年去世。他的一生不甘寂寞,行为疯狂大胆,标新立异。“我跟疯子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我不是疯子。”而与此同时,达利又颇具经济头脑,深谙炒作之道,尤其是后半生以宣传自己为主要的事业。

    达利的画作中有两个重要形象反复出现,其中一个就是他的妻子加拉。达利的绘画,很大一部分都是不厌其烦地唱的对加拉的颂歌。有了加拉,达利就拥有了一切。加拉给达利疯狂的生活以秩序,并作为他的经纪人和保护神为他经营事业。达利认为他的作品中有加拉一半的功劳,因此,在达利后期的作品中,达利的签名由原来的“Dali”转变成“Dali=Gala”。他甚至说: “加拉带给我无限的喜悦和征服世界的原动力,对我来说,她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谢谢,加拉!还是亏了你,我才成了画家。若是没有你,我绝不会相信自己的天赋。” 这对夫妻除了在婚姻上珠联璧合外,都对金钱有着很强的欲望。他十分了解世俗大众的猎奇心理,这也恰恰迎合了他强烈的自我表现欲。他奇装异服,行为夸张。例如1936年,他穿着一身潜水服出现在伦敦的超现实主义画展的开幕式上。而他最著名的标志则是他夸张的胡子。甚至他去世的20年后,还依然是聚光灯的焦点。



达利被确认为真迹的代表作品《记忆的永恒》

 对话斯坦·劳瑞森斯:达利得了帕金森症,晚年不能作画

    如果他活在今天,一定会被关进疯人院

    记者:你对达利的印象如何?

    斯坦·劳瑞森斯:我去过达利的家。萨尔瓦多·达利坐在羊毛椅上,一张白色的毯子盖在他的腿上。他穿着白色的袜子和拖鞋。他著名的胡子是灰色的,甚至像是白色的。他是秃顶。他的肚子很大,看上去好像怀孕了似的。他的右臂从肩膀到手腕不停抖动。在这一周前,我还被关在Belgian监狱里,因为出售达利的赝品而被指控。而现在我却在达利的家中,和萨尔瓦多·达利面对面。

 我不能相信这一点。萨尔瓦多·达利是我唯一的邻居。他看上去和照片中不同,但我仍然认为他是所有时代中最伟大的超现实主义和商业艺术家。

    记者:在你看来,达利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斯坦·劳瑞森斯:他是个绝对的超现实主义者。他有非常多的幻想。当他在纽约举行一个性主题派对时,他想用龙虾来装饰。活的龙虾爬得满地都是,同时有四五百只。在罗马,他用拉丁语举办了一场两小时的新闻发布会,虽然他对拉丁语一窍不通,当场却使会议完美结束。在威尼斯,他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9米高的踩高跷的巨人。他要求梵蒂冈把他粘在西斯廷教堂的地板上,就像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一样。

    如果萨尔瓦多·达利活在今天,精神病医师一定会把他在疯人院里锁起来。

    达利雇人作画,是为了维持奢华生活

    记者:你什么时候发现达利75%的作品是赝品的?你又是怎么发现这一点的?

    斯坦·劳瑞森斯:达利生前活得非常奢华,像印度的土邦主Maharadja。他需要大量地销售画来支持他百万富翁的生活。但是他不能再画画了,因为他在遭受帕金森症的折磨。这就是为什么他雇佣助手的原因。这些助手画了所有达利尺寸大一些的画作。另外一个画室助手执行签名。然后就有成百上千的达利画的赝品和印刷品在Ebay或其他地方出售。如果某人现在买了一幅达利的画,它是“假的赝品”,也就是说这就意味着达利本人从没有见过这幅作品,也从不知道这幅作品的存在。

    甚至在画家去世了20年后的今天,新的达利赝品的印刷品在世界范围内依然被一些秘密的印刷厂出版以及被冠以达利的名义。



达利和他著名的胡子

  感谢达利让我赚到钱

    记者:书出版后将会对你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斯坦·劳瑞森斯:作为一名销售达利赝品画的艺术经销商,我熟悉达利私密的历史和那些帮他作画的艺术家的画室。我的书《达利和我:超现实主义的故事》是一个冒险的故事。这本书被翻译成很多种语言在33个国家和地区销售。而且,这本书将被改编成好莱坞的电影,由好莱坞巨星阿尔·帕西诺扮演萨尔瓦多·达利。曾经,我通过销售达利的赝品画赚了数百万元,之后我因此身陷囹圄,失去了一切。

    感谢达利的画,使我用并非合法的方式赚到钱。现在,感谢我这本关于达利的书,我可以用合法的方式再次赚到钱。

    牢狱经历是写犯罪小说的素材来源

    记者:业余时间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对你来说,写犯罪小说有趣吗?

    斯坦·劳瑞森斯:呵呵,我的第一本犯罪小说《黑雪》(Black Snow)作为年度最佳犯罪小说为我赢得了Hercule Poirot(赫丘里·波罗: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中著名的侦探)奖。

    曾经,颁布了逮捕令后,我逃离了我的国家比利时,去了西班牙。国际警察执行了我的国家引渡的请求,我被逮捕了,被戴上了手铐,按了手印,被无始无终地审问。

    在监狱中,我的室友是俄罗斯的黑手党,伦敦的歹徒,被FBI通缉的美国逃犯,哥伦比亚毒贩头目,还有少数精神错乱的杀人犯。我很幸运,我活着出来,而且,现在我正在写和我自己的生活相关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犯罪小说。

    生活中,如果我不写作,我喜欢端着一杯酒坐在太阳下,想想问题,读读书。

  达利本人就是假画的幕后推手

    作为现代艺术界的风云人物,达利晚年雇用助手代替作画以及在空白画布上签名授权伪作的行为,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达利不是假画的受害者,而是共犯,甚至是主谋。虽然之前很多人听说过市面上有不少达利的假画,但却从来不知道他参与制造假画的程度。但《达利与我》一书的作者斯坦·劳瑞森斯将这一事实的详细细节具体化,呈现给广大的读者。

    在书中,他提到了一些为达利工作的人,并指出全球很多博物馆中的达利作品或者是达利签名并非达利所作,可能只是具有达利风格的伪作。例如,他引用达利的美国律师Michael Ward Stout的话,“达利光靠签名空白画布就获利超过50万美元。” 他还引用画家 Manuel Pujol Baladas的话说达利晚年更是授权妻子出售伪作。“加拉和达利让艺术市场中充斥了达利的伪作……这个超现实主义画家的作品充斥了世界各大主要博物馆,而其中很多不过是签了达利名的不明作品。”

    作为艺术经销商,斯坦·劳瑞森斯只靠卖一个人的作品,那就是萨尔瓦多·达利。这位超现实主义画家的作品是那些富商新贵、暴发户、艺术品投资者的最爱,而他们购买艺术品并非出于对艺术的热爱,有很多人是出于商业利益和洗黑钱。因此对于他们来说,达利的作品与其说是<




  录入时间:2008-6-26 【打印此页】 【关闭
版权所有:本网站所有版权归天津国际拍卖所有